惰怠的游星🌟

大家好这儿游星
时而欢乐时而负能量
喜欢独处
虽然屯了很多的文
但是都懒得打到手机上(因为真的很烦这样)
备战中考,我爱四中x
中考后会很活跃的欢迎勾搭√

不行我屯不住了腿个进度,今年我这儿中考形势好像变数很多然而今天才彻底明白……总之没辙了我,上不了那个重点就和那些学霸一起在普高称王称霸吧(。
鬼知道我就屯了个雷卡玻璃渣的文还想着画瑞金,果然我是瑞金骨灰粉啊x😭😭😭不要问我瑞哥去哪了身为个瑞吹我干这码事我自己都惭愧

总之就是半夜两点迷迷糊糊的脑洞???如果金变成崩2的使魔形态跟在格瑞身边闹腾(凯莉dalao:我纠正下你的措辞,是叫卖萌,我跟你赌十根棒棒糖,格瑞不宠他才鬼了,变成这样不宠上天我请你吃一年棒棒糖! 游星:不用不用我牙不好……)会不会挺好玩的xxx
p2怎么说……算我打一个瞌睡给画错翅膀了行吗xxx´<_`|||毕竟半夜两点诶!!我也不想这样……(对手指)

先记个脑洞,灵感一来抄起水笔马上配图画完发先巨多bug好想烧掉(等等背面是脑洞冷静!)或许过段时间会码上来xxx莫名其妙给金画了恶魔翅膀结果发现根本不想加的或许是太太们可爱的恶魔金让我忍不住画了xxx

♢意识沉降♢

因为某人的执念过重,但又内心矛盾的结果,矛盾的一面会变成另一个灵魂,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强制把这个躯体的原灵魂的意识拽向无干扰空间,以言语摧毁原灵魂的意志,直到原灵魂彻底甘愿让出躯体的掌控权,同时原灵魂也会彻底消失。

打算用在瑞金上,关键是我根本不知道是该虐还是该甜(我感觉我写甜的话会很傻白甜???)

【瑞金】南北战争的时光(二)

恐怖的市模的游星_(:з」∠)_已经咸掉了,可是我还是很勤奋的呢(勤奋地写玻璃渣x)
注意事项已经在头像那里,祝各位食用愉快,目前还是糖吧???目前注意事项可能还要更新我会在更文的时候提醒的_(:з」∠)_(被英语拖走的游星一去不复返x)
好吧这么久不更我也很抱歉,第一周的确是市模,第二周是我个人的一些问题,大家就不问了吧,另外这次更新之后会让大家等很久才会更新了,应该是6月27号晚上或者第二天,要准备中考了,毕竟要找个重点高中浪啊(←等等你)

————————正文分割线————————

      “新来的小子,要当我小弟吗?”午后的草地上,嘉德罗斯带着两个“小弟”,对金喊道。“不必了,你和你的小弟们玩就行了。”格瑞未等金说话就直接拒绝了嘉德罗斯。“我问你了吗?”嘉德罗斯不爽地说。
      “居然对嘉德罗斯大人不敬!”其中一个叫祖玛的孩子对格瑞叫道,嘉德罗斯伸手挡住了祖玛示意她停下。“这家伙才刚来,你倒是挺护着他嘛。”
      “那是因为你只会欺负他。”
      “那也不关你的事吧?”
      “妈妈让我照顾他。”
      嘉德罗斯知道他没理由再欺负金了,不爽地转身走开,让祖玛他们跟着跑。
      “格瑞,你为什么这么说?看起来他们不会欺负我啊。”金将刚拔的一摞杂草扔到筐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不解地问。
      “他不屑与弱者为伍,经常欺负奴隶中的小孩子。”格瑞显然并不想提这些事情。
      “他为什么要欺负人,这是不对的啊。”金很为那些孩子打抱不平。
      “也不关你的事,”格瑞并不想让金惹上嘉德罗斯,“草地上还有杂草,你的事都没做完就关心别人?”
      “知道了……”金只好气鼓鼓地拔草,微微鼓起的脸颊也煞是可爱,格瑞心里突然萌生起想戳一戳的念头,但是最终也只是想想而已,面不改色地蹲下来帮金拔草。
      “金,这儿的新生活还适应吧?”过了一会儿,在他们身后响起一个和蔼的女人的声音。“夫人,我很喜欢这里,谢谢您。”金有点不好意思地向那个女人问好。“不必这么陌生的用敬语,这儿以后就是你的家了。我相信金是个善良的孩子,”夫人慈爱的眼光扫了下金,伸出手轻轻理了下金有点乱的头发,“格瑞也有帮着金呢,看来金已经和大家熟悉起来了,我去准备水果,待会你们过来吃吧。”
     金看着女人走开的身影,轻轻地说道:“夫人那么善良,上帝一定会保护着她吧。”
      “上帝当然会保护妈妈了。”格瑞一提到妈妈语气就放温和许多,听到金这么说他也很高兴,“收拾好杂草就回客厅去。”
      接下来就到了金的提问时间:“格瑞格瑞,这是什么草啊?”
      “杂草。”
      “格瑞格瑞,这是什么草啊?”
      “杂草。”
      “格瑞格瑞,这是什么草啊?”
      “看书去。”
      “格瑞格瑞,晚上能教我看书吗?”
      格瑞几乎到了忍耐的极限:“不懂才问我。”接着把放满各种杂草的筐拿起,要是金拿着搞不好又要问一路:“去擦手。”金很听话地跟着格瑞蹦蹦跳跳去擦手。
      一段时间后,格瑞也从和金的谈话中知道他的身世:从小和姐姐相依为命,他有什么危险秋第一时间都会赶来,尽管生活不是很好,但秋一直叮嘱他,不要偷东西,可以通过劳动换取食物,但绝不能偷,别人冤枉他,他一定要好好辩解……大多数时候他们都是在树上睡觉,秋认为除了山洞除了避雨其他时候都不安全,吃的也大多是找的,偶尔会轮换找庄园主或农场主找活儿干换吃的,但是都是实在找不到吃的时候才这么做。
      “格瑞格瑞,你说,秋是不是还会回来找我的?”金小心翼翼地收好秋给他的一个十字型的徽章。现在除了回忆,秋也仅仅留给了他这个不知作用的小物件,若是连这个也弄不见,或许连秋存在的证明都没有了吧。格瑞并没觉得一个人在危险的野外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还能吉多凶少的,但是看着金闪闪发亮的眼睛,又不忍心说出事实,要是予以否定的话,那片海洋一定会黯淡下来的吧,于是只回答了一句简短的“嗯”。

      金就这么天天开朗地笑着,直到那一天戛然而止。

      那一天是附近的大庄园主来做客,格瑞的父亲虽然不情愿,但势力不如人,只好端出珍藏的美酒笑脸相迎。格瑞知道金的性格,一大早就陪金去远一点的地方干农活了,但是也没能避免这一切。
      庄园主和客人们酒足饭饱后聊得很尽兴,谁都没注意到大庄园主的儿子鬼狐偷偷跑出去玩了。鬼狐没兴趣听父亲他们间的聊天,他更喜欢向巡视一样地看着田地间劳动的人们,其实也就是逛而已。他越走越远,不知不觉走到了金那边。
      “这是什么……”在田边他发现了一顶帽子,里面安静地躺着一个金色的十字型徽章,好奇心促使他想要拿走徽章,看了下周围,只有金和格瑞,此时的金正围着格瑞团团转 ,而格瑞被金烦得根本没有注意到鬼狐的出现。于是鬼狐弯下腰,拾起了那个徽章,若无其事地走了。鬼狐一开始看到这个奇特的徽章还以为会有什么秘密在里头,可是摆弄了一会儿发现这其实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小徽章罢了,失望地随手丢在旁边的葡萄地里。
       此时,回到金那边,金高兴地收拾完一上午的“战果”,去田垄边拿帽子。
      “格、格瑞!”
      格瑞赶紧收拾好书,跑到金的身边:“怎么了?”他隐约觉得是出了大事,他从未在金的声音里听出如此的慌张,甚至还带着明显的颤音。
      “秋、秋给我的徽章不见了!”金拿着帽子的双手微微颤抖。
      “是不是掉了?”
      “可是我有好好地放在帽子里的啊!”
      “有人偷了?去找爸爸问人吧。”格瑞拉着金的手往房子的方向走去,可是才走几步就被拉住了,金依然站在原地一手抓着帽子。
      “不会有人偷的!我要在附近找找!”金这是来到这个庄园以来,第一次如此执拗,在此之前,他对于被安排的农活,都是十分努力地完成,尽量不给大家添乱,但是也有着不可以触碰的底线。“爸爸可以问那些奴隶有没有人看到,快回去!”格瑞拽着金的手,这附近有许多的野生动物,他不放心独留金一个人在这里寻找。金觉得自己是被收留到这个家庭的,不应该给大家添麻烦,但是秋的徽章……
      “我不想给大家添麻烦!我自己找!”金朝格瑞大喊道。格瑞从未见过金这么生气更没有人朝自己这么大喊过,一下子呆在那里,而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低头嗫嚅说:“对、对不起……我刚刚这么对你大喊大叫……那我们就回去问问吧!”于是着急地拉着格瑞向房子那边跑去了。

怎么说……强行给安哥当生日礼物了……
刚入坑不久啥都不会画(包括一开始入坑最喜欢的格瑞)只好拿了目前完善度最高的马设画了一只_(:з」∠)_
安哥你一定不会生气的对吧对不对
好吧我是画不好_(:з」∠)_我承认
怎么办呢……只能说点有意义的话了吧xxx
在新的一岁里,安哥也依旧是一个会保护有需要保护的人的骑士对吧!!!

记作业的本子上突然想到的人设xxx俩女儿送去参加凹凸大赛一去不复返x(ni)起名叫晚餐组(英语翻译一下就知道了x)顺便喜欢上拿女儿们做表情包了xxx最近市模成绩出来整个人都是废的那种于是想弄的表情包更多了xxx(←住手啊喂!)

【瑞金】南北战争的时光(一)

前段时间刚入凹凸坑,马上被官爸推进瑞金坑x粮多到体重飞涨(哭泣)![鞠躬]相关注意事项已经说过了,没看的可以从头像点进去x

*这里再次声明,本人已经尽力从度娘那里询问19世纪的生活,但是并不代表这里都是当年的生活,有些实在查不到只好自己发挥想象尽力贴合实际写了。

——————我就是正文分割线——————
     “别让他跑了!”

     1849年的美国南部庄园,黑人奴隶在烟草区或者别的产区劳动着,庄园主和他的家人们愉快地聊天,但是今天的庄园出现了少有的小小骚乱。孩子们正追逐着一个“偷摘”了一个苹果、与他们年龄相仿的金发碧眼的男孩。

     “你这个小偷!站住!”一个孩子拼命地跑着,向那个“小偷”大喊。

      “我没偷苹果!我只是在树上睡觉不小心碰掉了一个而已!对不起!”金发碧眼的男孩边跑边尽力解释,毕竟他真的没偷东西啊!可是孩子们根本不听解释,借着庄园房子的地形将他堵住。“格瑞,你负责控制住他防止他逃跑!”领头的孩子对一直在旁边看着的格瑞喊道。格瑞觉得这个男孩也许说的是实话,但他还是过去钳制住了那个男孩的手(恭喜男男嘉宾牵手成功x),也许父亲会做出正确判断的。男孩双手被钳制住感觉很不舒服,但是抓着他的那个白发男孩力气大得惊人,只好被他们推搡着来到庄园主面前。

      “格瑞,这个孩子是谁?”庄园主看着负责控制这个陌生孩子的格瑞。“嘉德罗斯说他偷了苹果。”格瑞简洁地回答。

      “对不起,先生!我只是想在这过个夜,爬到苹果树上休息不小心碰到了一个苹果……您要是要我赔偿的话,我会努力完成能赔偿这个苹果的工作的!”男孩低头向庄园主道歉,他可不想被冤枉!

      “我的上帝啊,你叫什么名字?”一直站在庄园主身边的夫人忍不住问道。“我叫金。”“噢,金……可怜的孩子,你为什么在树上过夜呢?你的家呢?”“我一直和姐姐生活,没有什么家,但是现在她不知道去哪了。”回答的时候,金眼前浮现出秋的身影,爽朗的声音也仿佛又环绕在耳边……不行!不能再依赖姐姐了!金一下子回过神来:“先生,请安排一些工作给我吧,做完我该走了,很抱歉给您添麻烦了。”

      “不行,你一个十多岁的孩子,在危险的野外奔走,你的姐姐也不在身边,”女子意外地在庄园主决定之前发话,“亲爱的,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我想让他留下来,做些家务活也行。”“那就这样吧,上帝想必是想让我们收留这个孩子,才会让他来到这个庄园。”庄园主对这个提议思考了下,接着打量了下浑身尘土的金,“格瑞,你那还有一张空床,金就住那了,现在带他去浴室,看起来他一直没洗过澡*。”

      格瑞看了一眼金,转身朝房子走去。“诶等等我!”金赶紧小跑着跟上格瑞跑上楼了。“浴室在拐角,自己拿铁桶去打水洗澡。”“那个、格瑞?”转身正要走开的格瑞看着金。

      “我们以后就是室友了,我是金,刚来到这里,你能晚上给我讲讲庄园的事吗?”金微笑着向格瑞伸出手。

      “住久了就知道了,”格瑞并不想搭理这个莫名其妙来的“室友”,“洗澡完换衣服,你先穿我的衣服,下午妈妈会带你去集市找裁缝做新衣服。”“格瑞,这是你的卧室?好整齐啊!床也好软!比树枝好多了!”金兴奋地看着卧室的一切,看看床头柜的煤油灯,摸摸柔软的床单,禁不住发出感叹。

      “……”这家伙,难道一直和姐姐在粗糙的树枝上过夜吗。格瑞看着东看看西瞧瞧的金,怪不得妈妈会同情他。他找出一套很少穿的衣服丢给金:“去洗澡,不要弄脏床单。”金接住衣服,向浴室走去,走了几步突然转过身来,抓住格瑞的手。

      “干什么?”格瑞不悦地看着金,这笨蛋实在是太烦了!“你妈妈不是说了吗,我要做点家务,你有什么换洗的衣服,给我洗!”金认真地看着格瑞。

      “……没有,我晚上才换衣服。”

      “为什么我现在要洗?”

      “你现在一身尘土,脏。”格瑞觉得这个笨蛋都让自己把这周的话说完了。

      听着浴室的水声,格瑞就着窗口的光看书。听到卧室的门开了,格瑞抬头,是请求庄园主留下金的女人。“妈妈,有什么事吗?”格瑞礼貌地向那女人问好。被格瑞唤作“妈妈”的女人把一瓶牛奶放在床头柜上:“金他人应该没有给你添什么麻烦吧?你一直一个人住。”“没,就是话多。”格瑞向浴室的方向看了一下。“不正好可以让你和别人多聊天?总是看书,你的人际关系都简化了,”女人笑着翻了翻格瑞看的书,“不过也就你能看书了,嘉德罗斯这孩子总是很喜欢户外活动,其他孩子也都跟着他疯玩。金这孩子很可怜,格瑞,要多照顾他,天知道他每晚是怎么睡树上的……”女人很是怜惜地看了下金放在床上的帽子,和格瑞拥抱了一下就下楼了。

      格瑞看着女人匆匆下楼的身影。和姐姐相依为命在野外流浪吗……妈妈说要照顾他,那就稍微照顾下不让嘉德罗斯欺负吧。

      “格瑞格瑞!你的衣服好大啊,咦,这瓶子里装的什么啊?”金此时穿着格瑞给的衣服出来了,看到床头的牛奶,好奇地问。格瑞内心崩溃,牛奶都不知道?但还是简洁地回答了这个愚蠢的问题:“牛奶。”“噢,是牛奶啊,我以前都是看到那些工人拿着桶来装的,这瓶子装牛奶看起来好精致!”金拿浴巾揉着头发,凑近看着瓶子,几绺金发没有被包在浴巾里垂在旁边,水珠顺着发丝滴在了地板上。

      格瑞一把夺过金手中的浴巾,地板是木的,水洒到容易弄坏地板,格瑞是唯一随时记得母亲叮嘱的孩子,而嘉德罗斯经常会把水打洒在地板上又收拾不干净,从小到大都换了几次地板。“笨蛋,水滴地板上了,头发都不懂擦吗。”说着便帮金擦头发,金的头发很软,在光的照射下散发着微微梦幻的金光,格瑞头一次觉得金发挺好看的,可惜长在了嘉德罗斯的脑袋上。“我和姐姐洗完头都是让它自然吹干的!”金拿着牛奶瓶一脸好奇,“格瑞,我能喝一口牛奶吗?就一口,我想尝尝牛奶的味道。”说完仰头看着格瑞,水蓝色的眼睛像一片夏天的纯净海洋。

       “……那你就喝吧。”格瑞打开瓶盖,把牛奶瓶递给了金。金很开心地喝了一口,放回床头柜上:“牛奶好好喝,要是姐姐也能喝到就好了!可惜我不知道她现在在哪……”“你喝完吧。”格瑞觉得今天可以让一瓶牛奶给金喝,反正不差这一瓶。“真的吗!谢谢!”金又马上忘记了姐姐消失不见踪影的不愉快,注意力全在品尝牛奶的美味上了。

*:没错就是之前预告新更新注意事项的“*”,为什么我在这里写金没有洗澡过,本人特地去问的度娘,度娘说当时的欧洲和美洲人是没有天天洗澡的概念的,反而认为把全身泡水里很危险,这里可以举个例子,伊丽莎白一世就是一个月洗一次澡,而且当时还被认为是有过度洁癖的,所以我经过思考了之后才写下这句话。虽然现代人认为天天洗澡才是正常但是在当时的观念来说,是不可能这样的。

【瑞金】南北战争的时光

【注意!!!】

【注意!!!】

【注意!!!】
—————这里是非常重要的分割线—————
*这里主打时间线是南北战争,此文开始的时候是离南北战争爆发还差几年
*战役什么的我只找到了大概和重要战役,所以一些小战役是自己编的,并不代表当年有这事
*战争的过程从度娘那找的,这里感谢度娘毕竟我的历史课本根本提供不了什么信息
*结局是刀,不喜勿入坑追文,如果到末尾,我有时间,我指的是有时间,我可能会分两个结局,一个be一个he,但是6月份要中考我可能更得很慢
*突然发现19世纪的美国生活我不是很清楚,度娘也问(cha)了很多次,发现那时候的美国生活和我想的真的很不一样幸好我没在本子上写太多不然真的会改到死x希望有了解那时候生活的小天使多和我聊聊(比心)有一些和现在生活不同的都在后面标了“*”,每次更新末尾都会做相关解释
———这里注意事项到此为止等待补充———
     “别让他跑了!”

      “我没偷苹果!!!”

      1849年的美国南部庄园,格瑞和金的命运线开始交叉,彼此互相熟悉认识,乃至于互相喜欢。两人如何认识?金又如何神使鬼差地闯入格瑞的生活?

      当南北战争开始时,两人的命运又会如何?

      “格瑞,你不要去。”

     “这是家族的安排,我别无选择。”

      “那……一定要回来啊,不回来,我就把牛奶喝光了!”

      “嗯。”

《三年不相见》[下][终]

*人物可能略OOC
*开头大口玻璃渣
*与米哈游官方的剧情不同
*板鸭痴汉迷妹慎点
*没错这儿就完结了

     琪亚娜做梦也没有想到,芽衣就在长空市中,一直从未远去,等待着她的发现。她一次在长空市的任务,居然真的从死士中发现了芽衣匆匆离去的身影,于是一直尾随着,计划以后再去寻找她。琪亚娜害怕自己会让天命知道芽衣在长空市。

『即使你伤害了我』
『我也不会介意』
『因为,我知道这不是你的本意』
『命运即使多曲折』
『也要一直追寻下去』
『只求我并非叶,你并非花』

      琪亚娜终于不再沉默了,她告诉了德莉莎,并且希望她能够让芽衣有机会去祭奠布洛妮娅。德莉莎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但她说要制定一个方案。看到琪亚娜又恢复了往日的活力,德莉莎心里也十分欣慰。
     「傻侄女,快点走上不归路吧」
     当人的大脑处于兴奋时,往往会忘记一些简单而重要的问题。
    [假如芽衣不愿回来,那该怎么办?]所幸德莉莎考虑到了。
      当德莉莎提出这个疑问时,琪亚娜思考了许久,最后还是没有任何办法,整个人都萎靡了。她也不知道芽衣若是不愿回来该怎么办。
     “别担心,你只要让她答应留在长空市也行~不回天命也只有我们两个知道她在哪。”德莉莎微笑地提出解决方案,“去祭奠布洛妮娅,恐怕她也希望这样吧。那么过几天,我利用职务再为你找一份长空市的任务,这样我俩就可以找她了。”
     “太好了!”

      不久,长空市出现了一批崩坏帝王,这正是德莉莎期盼的机会。
     【S级女武神,琪亚娜,申请消灭这批崩坏兽】
     【批准,请于4小时内迅速到达战场】
      德莉莎通知了琪亚娜。休伯利安号,目的地,长空市!
      居住于此的芽衣当然知道新的崩坏兽产生了,她长久的女武神使命感一直号召她去与崩坏帝王战斗,但里人格和现在的处境一直提醒着她,天命,一直在寻找着她,更何况一批的崩坏帝王,其携带着的崩坏能肯定巨大,极有可能使里人格再次苏醒……那天的场景历历在目,对于可能已经去世的布洛妮娅的愧疚,甚至幻化为梦境中的心魔,不断地使她不敢再面对强大的崩坏产生物,只好清理那些弱小的死士。
      一个人的生活,无依无靠,但也勉强求得安心。
      琪亚娜一个人去对付那些崩坏帝王,德莉莎要支开休伯利安上的人所以只能用犹大压制那些崩坏帝王体内的崩坏能。
      但是,一个人去对付一群,还是相当困难的。当琪亚娜吃力地对付崩坏帝王的时候,芽衣其实就在远处的废弃建筑旁观望,她身上就穿着战斗服,但她只打算在危机时刻相助,打不了再去别的城市。                   
      但来的是琪亚娜,并且只有她一个人。天命也太过分了,等等……
      布洛妮娅呢?她为什么没一起来?难道……
      芽衣不敢再想下去,她居然真的杀了布洛妮娅!她恨不得自己也干脆在那时被天命杀死,去陪布洛妮娅好了。不过,她现在应该担心琪亚娜了。
     持续的战斗让琪亚娜的体力也有所透支,虽然它们的实力已被德莉莎的犹大削弱了很多,但她面对的,不止一个。
     在不停的攻击下,一个崩坏帝王快倒下了,琪亚娜立马想补一枪给它,但另外一个崩坏帝王趁机对她发动袭击,含有大量崩坏能的致命电流正蓄势待发。芽衣的心一下子缩紧了,天命的追捕她也不管了,琪亚娜现在有危险!
     “不要过来!”琪亚娜的声音在芽衣耳边的战斗通讯中响起。
      芽衣迟疑了,不要过来?她怎么知道自己在长空市?为什么琪亚娜的战斗服通讯能联系上自己?难道是旧的?
      “嘭!”那个准备偷袭的崩坏帝王被犹大狠狠砸了一下,是德莉莎!
      “哈哈,大姨妈这就来帮你!一个S级女武神了,还差点被崩坏兽袭击,你是准备回去丢脸啊?”德莉莎嘴上嘲讽琪亚娜的同时,把犹大插在了地上,“誓约的犹大,展开!”
      由高纯度黑曜石打造的矛朝崩坏帝王们扎去,每一矛都精确无比地刺入了它们的腰部,有效地阻止了它们的行动。
      “光翼展开!”琪亚娜见缝插针地向崩坏帝王们发射一束束的伽马射线,由于崩坏帝王们无法动弹,几束伽马射线过后体内聚集的崩坏能也被破坏了,全都倒了下去。
     “芽衣——”刚完成任务的就向废弃建筑那儿站着的芽衣跑去。
      三年的久别,见面无需多言语,只以拥抱回答。
      “芽衣,你要回来吗……”琪亚娜可怜兮兮地看着芽衣。
     “我……”芽衣第一反应就是回去。可是,天命会放过她吗?放过她体内那个危险的因素吗?如果再安装崩坏能炸弹,几乎无法执行那些任务!
      “雷电芽衣,”德莉莎开口了,“你也可以选择不回去,我们不会过多勉强你,但你必须留在长空市。当然,有个不好的消息,三年前的圣痕再觉醒,杀死了布洛妮娅。我不会将你上报天命,但希望你去祭奠布洛妮娅。”
     “好。”

      几天后,女武神墓地。
      这里都沉睡着与崩坏的艰苦战斗中牺牲的女武神们。
      一个个十字架灰色地耸立,碑上平白的文字都叙述着她们曾经的血与泪。光荣与苦难交织成永恒的肃穆。气氛沉重得时光也仿佛在这里停下脚步凝结。
      德莉莎漫不经心地念着数字——由于牺牲的女武神众多,于是按照死亡顺序编排成数字方便寻找。突然她想起了姬子,此时她已经去世两年了。
      “祭奠完布洛妮娅就去看看姬子吧?她也很担心你,可惜就是没等你回来。”
      “姬子少校?她怎么了?”果然芽衣并不知道姬子已经去世。
      “你应该知道,像姬子她们,为了获得对抗崩坏的力量,就必须植入人工圣痕,但这些不完美的圣痕极大地伤害了姬子她的身体。”德莉莎不厌其烦地解释。     
     “所以实际上三年前,姬子少校只剩下了一年的生命,”琪亚娜说出了最后一句,“虽然比预计日期晚了两个月,但还是没有方法救她。”
      又一个熟悉的人的离去。虽然不是自己造成的但还是很难过。
      到了布洛妮娅的墓碑,上面的碑文也是记叙了她的生平。芽衣用颤抖的手把碑上的灰轻轻拂去。她不知道说什么好,作为一个凶手。
      “离去已经既定,我们作为生者就要好好活下去。”德莉莎像是在安慰芽衣,也像是在追悼对于希望永不放弃的姬子。
      芽衣最后选择了回来,而极东支部的家伙们也在德莉莎的极力阻止下没有取出芽衣的律者核心。芽衣、琪亚娜和德莉莎组成了新的王牌S级女武神小队。

     『对抗崩坏的战争永无止境』
     『无数女武神用鲜血指明希望的方向』      
     『但到达的路途还很漫长』
     『还请不要绝望』
     『她们的灵魂会成为心灵之光』
     『她们的灵魂会成为斩棘之剑』
     『她们的灵魂会成为意志之盾』
     『她们会成为我们的精神先锋』
     『使我们不再畏怯死亡』
     『更加坚强地与崩坏对抗』
                               ——END

总之完结了呢_(:з」∠)_感谢大家告诉我怎么发纯文的不然老找配图我会死哒~下一篇可能很久才会发了毕竟要奋斗中考啊……关于下一篇的剧透呢~是姬子的哦大家要习惯玻璃渣毕竟我负责不起大家的喉咙安全啊(笑)

啊啊啊啊啊网易爸爸我求你了给我茨木或者刀妹就好了别的我不要!!!养不起啊啊啊啊啊,御魂都没一个好的(哭唧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