惰怠的游星🌟

大家好这儿游星
时而欢乐时而负能量
喜欢独处
虽然屯了很多的文
但是都懒得打到手机上(因为真的很烦这样)
哈哈哈哈哈哈终于熬过中考了
我有好几碗玻璃渣呢
要吃吗hhh

焚书:

#占tag致歉#但还是希望能有人好好看一下
#挂店#这家店我已经多次提醒过不要用无授权的图来贩卖,但没什么效果。
希望有看到眼熟的画的亲友告诉作者一下(如果作者本人觉得无所谓那就算了)。
(我列表人少希望有人能k一下让更多的人看见,希望更多的人不要买无授权盗版商品)
这种店早点关门大吉吧!实在太恶心。
政府也应该管管这种盗印店了hen!

哈哈哈哈哈哈看到空间的图我想到瑞金差点笑死哈哈哈哈哈哈哈
p1我随便乱糊的p2是原图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真的是个瑞吹吗

格瑞:听说你是个瑞吹

瑞金【black.lie】
*black和lie之间有个“.”,所以并不是black lie(英语老师说过这个的意思是恶意的谎言)
*原本是想彻彻底底虐的,但是……我最近一直在听霾大的《单翼飞翔》结果写着写着就成励志(?)了,所以BGM会影响写手是真的
*私设金20格瑞22还有秋告诉过格瑞世界浩劫来临时间,p1开始是他们在避难所待了2个月,p2是关于金曾经用过格瑞发明的人工眼睛的事情
*不自觉地ooc请宽容
*下面是我无聊码的金的自我介绍大家可以不看x

【金的自我介绍】
      你好!我是金!我从小就看不见,所以姐姐和发小格瑞很照顾我呢!不过几年前姐姐不知道去哪出任务了,她拜托格瑞照顾我,可是我明明能照顾好自己嘛!摔跤?那是个意外而已啦(扮鬼脸)!几天前格瑞说外面的世界面临着浩劫,所以我们就来到了这个避难所!嗯……为什么是说‘外面的世界’吗?我和格瑞一直在研究所工作,我是他的助手,上头都是让我们在研究所的员工宿舍住的,所以我和格瑞很少出门!至于研究什么吗?只能告诉你格瑞是在研究生物医学工程哦!其实嘛……格瑞也是为了我,他说也许他有朝一日能研究出完美的仿真人眼,让我看到世界的样子!我相信如果是格瑞,一定能行的!

最近很累啊……连画都画不好了……虽然我本身就是个文手而已xxx想到第一志愿的重点上不成了只能和空纸一般摆着……根本没法好好思考,握着笔的手都在一直抖着,描线的笔都歪到了旁边……
原本昨天很伤心的,不过来lof上看看瑞金,好像笑一笑,这些看似扎在心脏上的挫折也被拔掉了,突然觉得能知道lofter,知道凹凸,和大家一起推瑞金什么的,真的太好了!!!

不行我屯不住了腿个进度,今年我这儿中考形势好像变数很多然而今天才彻底明白……总之没辙了我,上不了那个重点就和那些学霸一起在普高称王称霸吧(。
鬼知道我就屯了个雷卡玻璃渣的文还想着画瑞金,果然我是瑞金骨灰粉啊x😭😭😭不要问我瑞哥去哪了身为个瑞吹我干这码事我自己都惭愧

总之就是半夜两点迷迷糊糊的脑洞???如果金变成崩2的使魔形态跟在格瑞身边闹腾(凯莉dalao:我纠正下你的措辞,是叫卖萌,我跟你赌十根棒棒糖,格瑞不宠他才鬼了,变成这样不宠上天我请你吃一年棒棒糖! 游星:不用不用我牙不好……)会不会挺好玩的xxx
p2怎么说……算我打一个瞌睡给画错翅膀了行吗xxx´<_`|||毕竟半夜两点诶!!我也不想这样……(对手指)

先记个脑洞,灵感一来抄起水笔马上配图画完发先巨多bug好想烧掉(等等背面是脑洞冷静!)或许过段时间会码上来xxx莫名其妙给金画了恶魔翅膀结果发现根本不想加的或许是太太们可爱的恶魔金让我忍不住画了xxx

♢意识沉降♢

因为某人的执念过重,但又内心矛盾的结果,矛盾的一面会变成另一个灵魂,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强制把这个躯体的原灵魂的意识拽向无干扰空间,以言语摧毁原灵魂的意志,直到原灵魂彻底甘愿让出躯体的掌控权,同时原灵魂也会彻底消失。

打算用在瑞金上,关键是我根本不知道是该虐还是该甜(我感觉我写甜的话会很傻白甜???)

【瑞金】南北战争的时光(二)

恐怖的市模的游星_(:з」∠)_已经咸掉了,可是我还是很勤奋的呢(勤奋地写玻璃渣x)
注意事项已经在头像那里,祝各位食用愉快,目前还是糖吧???目前注意事项可能还要更新我会在更文的时候提醒的_(:з」∠)_(被英语拖走的游星一去不复返x)
好吧这么久不更我也很抱歉,第一周的确是市模,第二周是我个人的一些问题,大家就不问了吧,另外这次更新之后会让大家等很久才会更新了,应该是6月27号晚上或者第二天,要准备中考了,毕竟要找个重点高中浪啊(←等等你)

————————正文分割线————————

      “新来的小子,要当我小弟吗?”午后的草地上,嘉德罗斯带着两个“小弟”,对金喊道。“不必了,你和你的小弟们玩就行了。”格瑞未等金说话就直接拒绝了嘉德罗斯。“我问你了吗?”嘉德罗斯不爽地说。
      “居然对嘉德罗斯大人不敬!”其中一个叫祖玛的孩子对格瑞叫道,嘉德罗斯伸手挡住了祖玛示意她停下。“这家伙才刚来,你倒是挺护着他嘛。”
      “那是因为你只会欺负他。”
      “那也不关你的事吧?”
      “妈妈让我照顾他。”
      嘉德罗斯知道他没理由再欺负金了,不爽地转身走开,让祖玛他们跟着跑。
      “格瑞,你为什么这么说?看起来他们不会欺负我啊。”金将刚拔的一摞杂草扔到筐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不解地问。
      “他不屑与弱者为伍,经常欺负奴隶中的小孩子。”格瑞显然并不想提这些事情。
      “他为什么要欺负人,这是不对的啊。”金很为那些孩子打抱不平。
      “也不关你的事,”格瑞并不想让金惹上嘉德罗斯,“草地上还有杂草,你的事都没做完就关心别人?”
      “知道了……”金只好气鼓鼓地拔草,微微鼓起的脸颊也煞是可爱,格瑞心里突然萌生起想戳一戳的念头,但是最终也只是想想而已,面不改色地蹲下来帮金拔草。
      “金,这儿的新生活还适应吧?”过了一会儿,在他们身后响起一个和蔼的女人的声音。“夫人,我很喜欢这里,谢谢您。”金有点不好意思地向那个女人问好。“不必这么陌生的用敬语,这儿以后就是你的家了。我相信金是个善良的孩子,”夫人慈爱的眼光扫了下金,伸出手轻轻理了下金有点乱的头发,“格瑞也有帮着金呢,看来金已经和大家熟悉起来了,我去准备水果,待会你们过来吃吧。”
     金看着女人走开的身影,轻轻地说道:“夫人那么善良,上帝一定会保护着她吧。”
      “上帝当然会保护妈妈了。”格瑞一提到妈妈语气就放温和许多,听到金这么说他也很高兴,“收拾好杂草就回客厅去。”
      接下来就到了金的提问时间:“格瑞格瑞,这是什么草啊?”
      “杂草。”
      “格瑞格瑞,这是什么草啊?”
      “杂草。”
      “格瑞格瑞,这是什么草啊?”
      “看书去。”
      “格瑞格瑞,晚上能教我看书吗?”
      格瑞几乎到了忍耐的极限:“不懂才问我。”接着把放满各种杂草的筐拿起,要是金拿着搞不好又要问一路:“去擦手。”金很听话地跟着格瑞蹦蹦跳跳去擦手。
      一段时间后,格瑞也从和金的谈话中知道他的身世:从小和姐姐相依为命,他有什么危险秋第一时间都会赶来,尽管生活不是很好,但秋一直叮嘱他,不要偷东西,可以通过劳动换取食物,但绝不能偷,别人冤枉他,他一定要好好辩解……大多数时候他们都是在树上睡觉,秋认为除了山洞除了避雨其他时候都不安全,吃的也大多是找的,偶尔会轮换找庄园主或农场主找活儿干换吃的,但是都是实在找不到吃的时候才这么做。
      “格瑞格瑞,你说,秋是不是还会回来找我的?”金小心翼翼地收好秋给他的一个十字型的徽章。现在除了回忆,秋也仅仅留给了他这个不知作用的小物件,若是连这个也弄不见,或许连秋存在的证明都没有了吧。格瑞并没觉得一个人在危险的野外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还能吉多凶少的,但是看着金闪闪发亮的眼睛,又不忍心说出事实,要是予以否定的话,那片海洋一定会黯淡下来的吧,于是只回答了一句简短的“嗯”。

      金就这么天天开朗地笑着,直到那一天戛然而止。

      那一天是附近的大庄园主来做客,格瑞的父亲虽然不情愿,但势力不如人,只好端出珍藏的美酒笑脸相迎。格瑞知道金的性格,一大早就陪金去远一点的地方干农活了,但是也没能避免这一切。
      庄园主和客人们酒足饭饱后聊得很尽兴,谁都没注意到大庄园主的儿子鬼狐偷偷跑出去玩了。鬼狐没兴趣听父亲他们间的聊天,他更喜欢向巡视一样地看着田地间劳动的人们,其实也就是逛而已。他越走越远,不知不觉走到了金那边。
      “这是什么……”在田边他发现了一顶帽子,里面安静地躺着一个金色的十字型徽章,好奇心促使他想要拿走徽章,看了下周围,只有金和格瑞,此时的金正围着格瑞团团转 ,而格瑞被金烦得根本没有注意到鬼狐的出现。于是鬼狐弯下腰,拾起了那个徽章,若无其事地走了。鬼狐一开始看到这个奇特的徽章还以为会有什么秘密在里头,可是摆弄了一会儿发现这其实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小徽章罢了,失望地随手丢在旁边的葡萄地里。
       此时,回到金那边,金高兴地收拾完一上午的“战果”,去田垄边拿帽子。
      “格、格瑞!”
      格瑞赶紧收拾好书,跑到金的身边:“怎么了?”他隐约觉得是出了大事,他从未在金的声音里听出如此的慌张,甚至还带着明显的颤音。
      “秋、秋给我的徽章不见了!”金拿着帽子的双手微微颤抖。
      “是不是掉了?”
      “可是我有好好地放在帽子里的啊!”
      “有人偷了?去找爸爸问人吧。”格瑞拉着金的手往房子的方向走去,可是才走几步就被拉住了,金依然站在原地一手抓着帽子。
      “不会有人偷的!我要在附近找找!”金这是来到这个庄园以来,第一次如此执拗,在此之前,他对于被安排的农活,都是十分努力地完成,尽量不给大家添乱,但是也有着不可以触碰的底线。“爸爸可以问那些奴隶有没有人看到,快回去!”格瑞拽着金的手,这附近有许多的野生动物,他不放心独留金一个人在这里寻找。金觉得自己是被收留到这个家庭的,不应该给大家添麻烦,但是秋的徽章……
      “我不想给大家添麻烦!我自己找!”金朝格瑞大喊道。格瑞从未见过金这么生气更没有人朝自己这么大喊过,一下子呆在那里,而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低头嗫嚅说:“对、对不起……我刚刚这么对你大喊大叫……那我们就回去问问吧!”于是着急地拉着格瑞向房子那边跑去了。

怎么说……强行给安哥当生日礼物了……
刚入坑不久啥都不会画(包括一开始入坑最喜欢的格瑞)只好拿了目前完善度最高的马设画了一只_(:з」∠)_
安哥你一定不会生气的对吧对不对
好吧我是画不好_(:з」∠)_我承认
怎么办呢……只能说点有意义的话了吧xxx
在新的一岁里,安哥也依旧是一个会保护有需要保护的人的骑士对吧!!!

记作业的本子上突然想到的人设xxx俩女儿送去参加凹凸大赛一去不复返x(ni)起名叫晚餐组(英语翻译一下就知道了x)顺便喜欢上拿女儿们做表情包了xxx最近市模成绩出来整个人都是废的那种于是想弄的表情包更多了xxx(←住手啊喂!)